食疗药膳有何渊源?

人类的祖先在吃野生食物时,发现某些动、植物不但能够饱腹,还有药用价值。

那时,人类不需要,也没有能力把食物与药物分开。因此,中医学才有“药食同源”之说。

这种原始的药膳,并不是真正的药膳。真正的药膳只能出现在人类掌握了丰富的药物知识和积累了烹饪经验以后的时代。

自从有了文字以后,甲骨文和金文中就出现药、膳两个字。而形成药膳一词,最早记载于《后汉书·烈女传》:“母亲调药膳,恩情笃密。”

西周时期称之为“名医”的官,主要负责调配周天子的“六食”、“六饮”、“六膳”、“百馐”、“百酱”的滋味、冷热度、重量,“名医”所干的工作,与现代的营养医师差不多。

《周礼·天官》中记载的疾医遵循“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

的原则;疡医遵循“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的原则,这些都是成熟的药膳。

可见,中国人早在先秦时代,甚至西周时代就有了十分丰富的药膳知识。

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收集了药物的大量品种,例如薏苡仁、芝麻、葡萄、山药、核桃、龙眼、百合、菌类、橘、柚等,记载了各自的功效,这些品种都是配制药膳的配料。

最早记载用药膳医病的书籍在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里有13方,其中6方属于药膳。东汉末年的名医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里记载了很多药膳,能治疗各种疾病,它们的功效很大。

我国食疗由来已久,历代食疗著述也很丰富。除《黄帝内经》外,晋代葛洪的《神仙服食法》,北魏崔浩的《食经》,唐代孙思邈的《食忌》、《千金食治》,孟诜的《食疗本草》,元代忽思慧的《饮膳正要》,明代卢和的《食疗正草》,清代王士雄的《随息居饮食谱》等,都是著名的食疗专著。有人统计,历代的食疗文献计有123种,586卷,内容之丰富,居世界首位。

多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在海内外形成吃药膳的风潮。在难以“返璞归真,回归大自然”的现代社会,药膳越来越受到人们青睐,这不仅出于品尝美味,而且是充分发挥药膳疗效的需要。

现代药膳与烹调技术、现代医学结合起来,使得色、香、味、形都很好,更加引人注目,应用药膳疗法的人也愈来愈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