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说不可食肉,但医生常告诫不吃肉会营养不良,怎么办?

无论从科学看这个问题,还是宗教学来看这个问题,二者是很容易调和的。

先说佛教吃肉的问题在释迦牟尼年代,没有规定不能吃肉,所以因为僧人吃肉的问题而遭到非教徒的讥讽,以至于释迦牟尼根据实际情况制订律条,禁比丘食美食,但也有有条件的。在《摩诃僧祗律》规定了不能吃人肉、狗肉、马肉、象肉等等一系列的肉。但也有趣的,律中说“若言已为阿阇梨杀者不应食。若言:‘尊者!我为祠天,故杀。’食不尽,与,得食。”,这就出现了三净肉的雏形了,也就是后来发展成没有看见、没有听说或者不是为自己而杀死的动物的肉类,佛教徙是可以吃的。像后来的部派的《四分律》、《五分律》都有记载的三净肉等。还有后来的五净肉等等。

关于吃肉,从释迦牟尼与堂弟提婆达多所带领的僧团的斗争中也可以看出来。

提婆达多是佛陀的堂兄弟,师从佛陀,后所带僧团与佛陀分裂,所提出的五法和佛法是相对立的,其中在戒律上非常突出的一点,就是反对佛教徒吃肉,提婆达多果断明确地规定“尽形寿断肉”,不但断肉,连酥乳都不吃,这个戒律到今的印度有些教徙还保留着,这是他与释迦牟尼根本对立最突出的表现之一。就把释迦牟尼当初悟道时喝的牛奶都视为破戒。释迦牟尼晚年也可能是吃了毒蘑菇和肉的饮食而引病去世的。

所以原始佛教是不禁止吃肉的,当然不是什么肉都可以吃。

社会发展和人们的精神需求对戒律的影响我们看出,少吃肉或不吃肉类是在佛涅槃以后随着大乘才兴起来的,一方面到了大乘时代,佛教得到子国家的统治者的支持,特别是物质上更多的支持,最起码不用天天乞食,这样,一些精舍有了寺产,释迦牟尼在世的时候就讲过,其戒律可以根据情况稍加变动,在之后的上座部坚持律藏不变,而大众部衍化的大乘更大程度改变了一些戒律,加上信众大增和社会的需求,以及大乘慈悲众生等各方面的因素的促成了素食的基础。再后来的大乘典籍中便有了一些记载,例如《大般涅槃经》就有记载僧众不得吃肉。在汉地也是到了南北朝的梁武帝萧衍,便从《大般涅槃经》中找到理论根据,下令僧人必须吃素。而梁武帝萧衍本人也是生活极为俭朴的人,所以说从经典中找出素食的根据,其实与其本人的人性也有关系,但是客观上也算是促进行了佛教的戒律。

所以说佛教不吃肉,是在大乘以后的事,如果说从不吃肉,这是不科学的,也不是从历史的角度出发,因为大乘经典相对于阿含经等出现较晚,这是佛教发展的产物,以至于有些经典南传多以为伪经,两乘的恩怨久结,直至近代其关系才得以转暖。

关于佛陀在世时吃肉,在后来大乘经典中又找到了根据,如《楞严经》“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来灭度之后,食众生肉名为释子。 ”,说这是佛陀的化现而成,所以可以吃,这就是从神学和宗教学的观点来的根据了,有人提出现在佛陀入灭了,所以就不可以吃肉了,如果按这样的观点,那弥勒佛出世又有肉吃了?

所以说,不管是神学的、宗教的、历史的或者文学的,总之佛陀在世时是可以吃三净肉的。无论基于什么原因,吃肉是事实。直是大乘以后社会的发展和佛教本身发展的需求才逐步实现了僧人不吃肉的戒律。

佛教经典不让吃肉而需要营养怎么办?不单单是《楞严经》说不可食肉,后来的很多大乘经典都有记述不可食肉,例如《楞伽经》“我于诸处,说遮十种、许三种者,是渐禁断,令其修学。今此经中,自死他杀,凡是肉者,一切悉断。大慧!我不曾许弟子食肉,亦不现许,亦不当许。大慧!凡是肉食,于出家人悉是不净。大慧!若有痴人,谤言如来听许食肉,亦自食者,当知是人恶业所缠,必当永堕不饶益处。”,这里就不举例了。总之,不吃肉体现了佛教的慈悲,是佛教徙必须要遵守的。在家居士也要按不同戒律执行。对信佛的没有出家是否可以吃肉和什么时候可以吃肉,看所发心,我的亲戚也有信佛的,也只是按规定的日子不吃肉。

医生所说的营养不良,并不一定非要吃肉,如果医生说一定要吃肉才有营养,那就贻笑大方了。

按现代学的营养学的观点来看,肉中所含的营养成份,普遍地存在于其他的食品中,现在物质极大的丰富,无论缺什么营养都可以找到相对应的替代品,就更别说什么肉了。如果你想找借口吃肉的话,心魔也只有自己能除,别无他法。

现代的素食的营养并不比肉类差,况且更健康更环保,我在香港参加台湾海涛法师在公海举办的法会时,所吃的素食自助餐营养相当的丰富,其成份完全不亚于肉食,到了如今这个年代,需要肉类才能补充人的营养之说已完全过时了。

总之,即使是出家人,除了信仰的缘故不吃肉食,也可以选用其他的素食替代品,所以不存在营养不良的问题。至于在家的信徙,并没有完全限制不能吃肉,撇开初一、十五等固定佛教节日外,也是可以吃三净肉的,更不存在不吃肉营养不良的问题了。欢迎指教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