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与金字塔的信息

金字塔之谜
在世界七大奇迹中,金字塔位居第一。迄今为止, 我们对金字塔的了解无非是种种猜测。

早期的金字塔是阶梯状的,如奇阿普斯和哈夫拉金字塔, 只是外面有一层平整的抹面材料。这种阶梯状的建筑的原意可能是给已故的统治者送一部升入天国的阶梯。

还有一种推测,认为金字塔的功能不仅是当墓穴, 在统治者健在时还起礼仪建筑的作用。当初,在未完工的金字塔前,都要建一座小型宫殿, 统治者在位33年及此后每隔3年都要在那里庆祝法老的生辰。法老在庆典中,要向近臣证明,他是一个英明的君主、 勇敢的军人和生殖功能非凡的男子。

有的研究专家认为,金字塔的石块蕴藏着一套相互有内在联系的数字、尺寸、 重量、角度、温度、方位、几何题和宇宙信息的密码。还有些人认为,它是太阳观象台。 第三类研究专家认为,金字塔对生物和非生物有一种物理作用。有人甚至借此赚钱。 加利福尼亚有一个商人做了许多小金字塔,说是它有积聚能量作用。在他的模型金字塔里, 牧草幼苗长得快,狗呆了几天会习惯于素食。牙科医生在手术椅上挂了72只小金字塔, 病人疼痛感减轻,伤口愈合快。罗马尼亚利用金字塔形装置为水杀菌。有人发现, 在金字塔形建筑中,爱哭闹的儿童会很快平静下来,病人睡眠安稳,妇女经期出血减少, 人们头脑清醒,性功能改善。

当初,考古学家首次打开奇阿普斯法老的棺椁时,只发现一尊小雕像, 没有木乃伊,大失所望。在埃及考古史上,只发现了18岁英年早逝的图坦哈蒙的木乃伊。 古王国其余各位法老的干尸迄今未找到。况且,棺椁里当初是否存在过木乃伊都大成问题。 埃及文化素以神秘著称,法老死后应升天国,故祭司就悄悄地把他的遗体移葬别处。 可为这种推测提供佐证的是,考古学家在尼罗河畔的一个洞里发现, 那儿保存着新王国期间几乎所有法老的木乃伊,20具干尸像劈柴一样堆在一起,而他们的棺椁是空的。

金字塔是奴隶们造的吗?不见得。古埃及人相信,法老的命令就是上帝的旨意。 在金字塔附近发现了工匠居住的村落,那儿住过几千名工匠,食宿条件有充分保证。 据此可判断,他们是雇佣劳动者,不是奴隶。

古话说,时间惧怕金字塔。今天对这句话是否正确,产生了疑问。 埃及地方当局现在不仅不让观光客进入金字塔和到狮身人面像跟前,连学者都被挡驾。由于年深日久, 奇阿普斯金字塔的尖顶早已磨掉,形成了一个面积不下10平方米的小平台。当初, 喜欢登上金字塔的外国有钱人,是由两名阿拉伯人拉着他的双手, 第三个阿拉伯人托着他的双足爬上塔顶的,他可以坐在塔顶喝随从端订担斥杆俪访筹诗船涧上去的咖啡。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未登基时, 就先登过金字塔。

埃及人已不准外国科学家自己动手挖掘,当地形成了专门从事考古发掘的世家。 当地督察还盯着外国科学家,不让他们把发现的东西带出国境。大金字塔继续庄严地保持沉默。
图坦卡蒙
在古埃及法老王图坦卡蒙的陵墓上镌刻着这样一行墓志铭:“谁要是干扰了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数十年来,经过各类电影和小说的大肆渲染,“法老咒语”越传越邪乎,不仅令盗墓者望而却步,也令众多考古学家和观光客忧心忡忡。近日,埃及考古学家们不惧咒语的威胁,用高科技设备对法老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检查,从而揭开了3300年前的这位古埃及男孩法老的死亡之谜。
图坦卡蒙是第18位埃及法老王,公元前1336至1327年统治埃及。图坦卡蒙并不是在古埃及历史上功绩最为卓著的法老,但却是在今天最为闻名的埃及法老王。自从1922年,图坦卡蒙法老的墓穴被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和卡尔纳冯伯爵发现后,墓穴内让人眼花缭乱的陪葬品、举世闻名的金面具以及那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法老的诅咒无一不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兴趣,然而人们最为关注的还是这位年轻法老本身。19岁的图坦卡蒙突然神秘而死,死亡年龄过早、下葬匆忙、脑后部受伤……人们相信他英年早逝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自从商坡良破译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之后,古代埃及法老的坟墓——金字塔中的秘密,就成了古埃及的又一个需要解开的秘密。从19世纪末开始,一大批西方国家的考古学家,相继来到了埃及,希望能够解开金字塔的秘密。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人们仍然一无所获。

那么是谁第一个打开了古埃及法老的陵墓,让金字塔下的秘密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呢?

1922年11月26日下午,在埃及“国王之谷”一座金字塔脚下的陡峭的地下通道里,站着两个面色严肃的人。他们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和卡纳冯勋爵。为寻找这个墓穴,霍华德·卡特付出了几十年的心血。卡纳冯勋爵则在后来的8年里,为支持卡特揭开埃及王墓的秘密,投入了大量的金钱。

现在面对他们的是一座封闭了三千余年的古代埃及法老的墓门。

卡特小心翼翼地凿开墓门的一角,卡纳冯在他身后睁大眼睛往里瞧。随着洞口的扩大,气氛越来越紧张。卡特用颤抖的手举起电筒向里看去,半天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卡纳冯憋不住了,终于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看见了什么没有?”卡特转过身子眼睛里闪着光芒,结结巴巴地说:“我看见了一个奇迹,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卡纳冯勋爵接过卡特递过来的手电,向里一看,便惊呆了——

在他的眼前,隐隐约约地出现了堆着的包金战车,饰有巨大镀金狮子和怪兽的卧榻,一人高的国王雕像,以及数不清的箱子和笼子。

这就是60多年前轰动全世界的考古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吐坦哈蒙陵墓的发现。吐坦哈蒙统治埃及9年。公元前1350年,他18岁的时候,神秘地死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被埋葬数千年后,他竟然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闻人物”!

吐坦哈蒙的墓位于埋葬法老的“国王之谷”的峭壁脚下。它由4个墓室组成。丢散在地上的珠宝说明曾经有盗墓者潜入墓室。但是没有拿走什么东西。可能是盗墓的人受到了意外的惊吓逃跑了。墓门后来又被重新密封起来。

吐坦哈蒙的墓室就像一个收藏极为丰富的博物馆。墓内的珠宝、工艺品、家具、衣物、化妆品以及各种兵器多达五千余件。

在粉红色前室里,有3张四周雕成怪兽形的金床。床旁是两个真人般大小,相对而立的黑色卫士雕像,身穿金裙,手执锤矛。室中到处都是珍贵的宝物。镶有宝石的王座、金光闪闪的古代战车、洁白似玉的花瓶、雕刻精美的金床和金椅、各种乐器等等。在墓室内,人们还发现一只盛有泥灰的碗,显然是当时封闭墓穴时使用过的。不知那一个民工在油漆表面留下一个手指印,依然清晰可见。

棺室由两个武士塑像守护。里面有4个金色的神龛,一具水晶石棺和3个套棺。内棺由纯金制成,上面写着年轻法老的名言——“我看见了昨天;我知道明天。”

躺在棺内的吐坦哈蒙带着一副很大的金面具。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X光检查只发现面具上一块伤疤和法老本人脸上的伤疤,厚度稍微有点不同。这位年轻的法老看上去既悲伤又静穆。胸前陈放着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领饰,矢车菊、百合、荷花等色彩虽已剥落,但仍依稀可辨。专家们认为这个领饰是法老的年轻王后,在盖棺之前献上的。墓内还有一幅壁画,表现这位年轻而又神气的法老,正被两位天神接往天国。

哈坦卡蒙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缠着,浑身布满了项圈、护身符、戒指、金银手镯以及各种宝石。其中还有两把短剑,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铁刃的。后一把极为罕见,因为埃及人那时候刚刚知道用铁。

如此之多的珍贵文物集中在一个古墓内出土,这是史无前例的。整整用了10年的工夫,人们才将这批珍品整理完毕,转入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

吐坦哈蒙墓的发现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新闻记者。前往开罗以南450英里的乌克苏尔发掘现场的游人,更是络绎不绝。直到今天,人们对这座古墓的兴趣依然不减。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参与发掘的二十多人在不太长的时间先后死去,死因不明。于是人们议论说这是“法老们的诅咒”。

据说这座墓中发现几处法老的诅咒铭文,有一处写道:“谁要是干扰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飞到他的头上。”

“法老们的诅咒”的神话是从卡纳冯勋爵之死开始的。卡纳冯勋爵因被蚊虫叮咬,于1923年4月6日死去。当时一些迷信的人就开始纷纷议论,说这是冥冥中对不敬神者的报应。

接着,报纸上开始出现“法老们复仇了”一类的标题,副标题则是“吐坦卡蒙的诅咒又害死了一个人”等等耸人听闻的词句。关于第十九个人的死讯报道是这样写的:“78岁的韦斯特伯里勋爵,今天从他在伦敦住所的7层楼上跳楼自杀身亡。韦斯特伯里勋爵的儿子曾任开掘吐坦卡蒙墓的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的秘书,去年11月在自己的房间里突然死亡,死前健康情况良好。死因无法查明。”

不久卡特的伙伴梅斯也死了,报纸也报道了他的死讯,却绝口不提梅斯长期患病,在协助卡特时他是带病坚持工作的,工作未完就因病退出了。

荒唐的是,后来一家报纸又报道说,一位名叫卡特的人住在美国,死因不明,他就是最近又被法老追去性命的人。卡特本人这时不得不出面辟谣了。他说,所谓吐坦卡蒙复仇等“荒谬的报道”不过是一种“文字游戏”。他说一些报纸一直提到所谓跨过古墓的门槛就有危险的事情,其实科学证明,这种危险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他强调指出,科学家已经证明墓中并不存在病菌,墓内做的感染测试的结果,也证明以上的报道是很不负责任和荒唐的。

为了纠正视听,德国埃及学家乔治·斯丹道尔夫教授在1933年,就法老的诅咒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不厌其烦地探究了报纸消息和其它类似报道的消息来源。他说,死在美国的卡特和考古学家的卡特只是同姓,此外是毫不相干的。他还查明韦斯特伯里父子同吐坦卡蒙墓、墓中文物的迁移以及吐坦卡蒙的木仍伊,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他在列举大量事实以后做出明确的结论:“法老的诅咒”是根本不存在的。古代的铭文中也没有类似的东西。

卡特后来又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就现代的埃及人来说,他们的宗教传统中根本不容许这种诅咒之类存在。相反,埃及人却很虔诚地希望,我们对死去的人表示善良的祝愿”。

关于吐坦卡蒙法老坟墓的谣言就这样平息了。

相关文章